古代生物战

古代也曾有过“生物战”

提起“生物战”,人们首先会想到现代战争中的毒气战,细 菌战,其实,古代曾有过“生物战”。人类历史上最早利用生物武器进行的战争,起源于汉武帝后期的汉匈之战,是匈奴人最早 使用的。

征和四年汉武帝著名的《轮台诏》中说,几年前匈奴将战马捆 缚前腿送到长城之下,对汉军说:“你们要马,我送你们战马。” 这些战马,是被胡巫(匈奴)施过法术的马匹。所谓法术,当时称为 “诅”或“蛊”;实际就是染上草原所特有病毒的马匹。汉人将此马引入关后,遂致人染病。

在武帝时代汉匈战争后期,由于汉军攻势猛烈,“匈奴闻汉军 来,使巫埋羊牛,于汉军所出诸道及水源上,以阻(诅)汉军。”原 来,这些牛羊也是被胡巫“诅”过的,汉军触及或食用或饮用过设 置牛羊尸体的水源,就会大染疾疫,使军队丧失战斗力。

显然,这 些牛羊是被胡巫作过特殊毒化处理的“生化武器”。这是人类历史 上见诸记载的第一代生化武器。这种生化战的后果,《通鉴》记载 东汉桓帝延熹五年春三月,皇甫规伐羌之战,“军中大疫,死者十 之三四。”可见流行疫病对当时军队战斗力影响之大。

匈奴通过疫马和疫畜所施放的瘟疫,当时人称为“伤寒”。 这种“伤寒”的死亡率很高。匈奴将马匹和牛羊尸体染上患病者的 排泄物或分泌物后施放给汉军。汉军染病后,又到内地反复传播。 由此即引发了自公元1 ~ 4世纪前后数百年间在中原地区反复发作的 “伤寒”癍疫。

由于缺乏有效抗疫手段,自汉武帝后期开始,直到三国、魏、 晋的两百余年间,这种流行恶疫绵延不断。在政治、经济、宗教、 文化以及医学上,均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。

大家都在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