蚩尤的武器(兵主蚩尤的十大兵器)

  蚩尤的武器(兵主蚩尤的十大兵器)Sir的考古之眼2019-09-12 16:36:59

  “蚩尤”神话在先秦《山海经》中已经有了些许萌芽,而真正广为流传则是到了汉代,因为不仅在官方祭祀中,蚩尤堂而皇之的出现;在民间信仰中,蚩尤崇拜也屡见不鲜。

  有意思的一点在于,作为一个与先古圣王所代表的的正统体系的对抗者与反叛者,其勇武与悲壮交织,成民俗文化中一抹独特的亮色。阳Sir今天则想从汉墓画像石中,去找寻蚩尤之像。

  我是阳Sir,深耕考古,也曾流观山百思特网海图

  关于炎黄与蚩尤之战,大家必然不会陌生,这里不再赘述。我们首先来先看一下蚩尤在官方祭祀中的地位,因为华夏祭祀之礼非常重要,古代中国有“神不歆非类,民不祀非族”的规矩,因此,从此出发就能看到蚩尤地位的真相。

  首先,在司马迁的《史记高祖本纪》中,记载了秦末各地暴动,刘邦顺势起兵之初,在行军时候的祭祀之礼:

  “祠黄帝、祭蚩尤于沛亭,而衅鼓,旗帜皆赤”

  同样的说法,在《史记封禅书》中也再次出现:

  “高祖初起,祷丰榆社。徇沛,为沛公,则祀蚩尤,衅鼓旗”

  《高祖本纪》中提到了“祠黄帝、祭蚩尤”那么,这里非但将对立双方相提并论,而且对黄帝用了“祠”字,而对蚩尤则用了“祭”字,字里行间有何区别?

  所谓“祠”字,指的是仲春之月的祭祀,春祭品物少,不用牺牲,仅用圭璧及皮币;而“祭”字,本义应该是残杀,也突出了原始祭祀最为重要的一点,要用生肉祭祀,即“血祭”或“血食”。

  而在《封禅书》中,“祭蚩尤”则变成了“祀蚩尤”,有人认为这只是对同一事件的不同表述,但史家之笔字字珠玑,怎会无缘无故地变动?

  蚩尤

  以阳Sir看来,从字形上讲,祭与祀,都有着一个“示”字,祭的在下面,祀的的为示字旁,在左边。示和示字旁,在古代都表示神主之形,而祭字右上角的偏旁“巳”和祀字右侧的“巳”应该是一个意思,但是一个是上下结百思特网构,一个是左右结构,可能是因为祭要有很多站立的仪式,祀主要是跪拜之礼。

  而两者字形上最大的差异为:“祭”字左上角多一个“月”字,“月”在古代造字中多表示为肉,所以祭一定要有物质的体现,所以要比“祀”隆重一些,不仅要有礼仪而且要有肉,要有物质上的极大付出,而“祀”可能更加强调精神上的付出。

  而到了刘邦平定天下之后,重新明确了祭祀制度,于是,国家正式祭祀体系中不仅有蚩尤,而且“蚩尤之祠”也赫然居于前列,甚至凡都城之处皆有蚩尤祠,西汉长安城与东汉洛阳城,都有蚩尤祠堂的存在,算得上是中央一级官方设立的祠堂。

  蚩尤

  而且其位置也多在都城武库(存放兵器之处)附近,如名将马严拜将军长史时,皇帝就命令他“过武库,祭蚩尤”。而到了汉宣帝时,又在地方设立了一处“蚩尤之祠”,同样是出于最高决策者的设置。

  “今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”“(祠)蚩尤于寿良”——《史记郊祀志》

  可以看到,在汉代官方祭祀体系中,蚩尤崇拜至关重要,而且主要是作为战争之神而存在。那么在民间信仰中,蚩尤又百思特网是以何种形象出现而广为流传?实际上民间同样将其作为战神信仰,而且进一步将其引入冥界之中,作为“五兵之祖”来镇墓辟邪!在汉墓画像石中,经常可见“神话人物、珍禽异兽”的画面,而其中很多幅“神怪”图或许就与“蚩尤”有关。

  黄帝战蚩尤

  我们先看第一幅画像石的“蚩尤图像”,此图案出现在沂南画像石墓前室北壁中段。这里的蚩尤作神兽形象,其貌似熊,巨口獠牙,身体半蹲,四肢长毛。需要注意的是蚩尤所持各个兵器:

  在其头上顶一张弩,三矢共一弦,可能象征着古兵器“三连弩”;在其左手持一把短戟,右手则舞铍,下肢左足握短剑,右足握一刀,在其胯下则立一盾牌。“弩、戟、铍、剑、刀、”为五兵。

  沂南画像石蚩尤

  再看一幅来自武梁祠石室中的题为“黄帝蚩尤战图”的形象:他的头上也顶着一张弓,而左手持剑,右手持戈,左足蹬一弩,右足挟一矛。“弓、弩、剑、戈、矛”为五兵。

  武梁祠蚩尤图

  最后一幅蚩尤图像虽出处未明,但是也非常值得参考:这幅图中,蚩尤的形象更加接近一只熊,头上依旧顶着一张弓,左手持叉,右手持斧,例外的是双足并未持物,而在其肋下则有两兵器。

  蚩尤图

  通过以上三例的“蚩尤图像”,我们不难看出即便这些图像,并未严格按照所谓《世本》中记载的:“蚩尤以金作兵,一弓,二殳,三矛,四戈,五戟。”但是却依旧固执地给凑齐五件兵器,以合蚩尤发明“五兵”之数。此外,这些图像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令人难解:不论其他兵器如何增减,蚩尤头顶必然顶着一张弓!

  一剑一戈

  最后,蚩尤图像作为战神却在墓中辟邪,阳Sir推测可能因为其形象(左右各拿刀剑)与墓葬中经常出现的“方相氏”有所关联:《献帝纪》李贤注引《续汉书》这样描述”方相氏“的外形:

  “方相氏黄金四目,蒙熊皮,玄衣朱裳,执戈扬盾

  以此记载反观蚩尤图像,至少有两点与方相氏即为接近:第一个与第三个的蚩尤图像就与熊的形象极为类似,正好呼应方相氏“蒙熊皮”;不论蚩尤图像中所持兵器为哪五种,基本上戈(戟)与盾都有出现,也与方相氏“执戈扬盾”可以对应。

  方相氏

  那么方相氏在墓中到底是干嘛的?实际上,方相氏是在宫廷大傩仪式中驱邪逐疫的主持者,如遇大丧,举行葬礼,也由方相氏出马,率领众神兽,以上述同样的方法在墓地驱赶一种叫”方良”(即魍魉)的”好食人肝脑”的厉鬼。

  《周礼》:‘方相氏葬日入扩,驱魍象。’魍象好吃亡者肝脑,人家不能常令方相立于墓侧以禁御之。

  明白了“蚩尤图”与“方相氏”这样一层关联之后,似乎让堂堂战神(一代兵主)屈尊镇墓,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,至少也算是让蚩尤之貌,不仅帅上天际(祭祀),也帅到九幽(镇墓)。

  我是阳Sir,一个拥有六块腹肌的迷途小书童,考古学之眼,看山海经世界,欢迎关注

  本文地址:欢迎分享转载8076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